楊德利:香港將孤立承擔危機

楊德利:香港將孤立承擔危機

又是一個週末,香港又再暴發一場暴力騷動。香港騷動的暴力被蓄意升級,這與西方勢力要繼續統治全球所發動更大規模的戰爭,不無關聯。持續的美中貿易戰、軍事部署、媒體宣傳,是香港暴動的背景。

因此,香港與沙巴,以及世界其他地區之間的商業和社會聯繫,將繼續惡化。 越來越多到訪世界最大經濟體——中國的遊客,將會繞過香港。 他們將直接進入中國大陸。 越來越多的訪香港的遊客,將選擇在澳門或廣東市過夜,而不是在香港過夜。

舉個例子,有一位上星期到訪香港的馬來西亞人,通過WhatsApp傳送一些街頭暴民的照片給我。他和家人當時在酒店內受到催淚彈的影響。他們決定短期內不會再到訪香港。同時,我遇到兩個在亞庇的香港家庭。他們來此避開「家園災難」。依這兩個案例,可見香港的旅遊業的趨勢將驟然下落。

這是因為香港法治失守。路人被街頭暴民攻擊是香港今時今日的常態。在香港拍攝到的照片顯示,香港已不再是個安全的旅遊地。香港原本高效率的公共交通系統,已被所謂的「民主抗戰」而搞得一蹶不振。這些示威者之中,有些高舉英國及美國旗幟,他們竟然封鎖香港機場。最近,全球僅有另外一個國際機場因為暴力而被封鎖,即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機場。這個機場是在由西方利益引發的利比亞內亂中,遭火砲轟炸。香港機場與利比亞機場有同樣的遭遇,這是一個悲劇。

當一個國家失去法治,將淪陷混沌。在沒有法治與秩序之下,經濟將速迅崩盤。沒有人敢做生意。內資、外資將枯竭。對國際貿易及經濟,法治是不容妥協的先決條件。

被示威者弄傷者如何討回公道?遭流氓破壞的物產要向誰索賠?商家如何彌補捐失?數以千計的失業者將何去何從?

這些無可避免的後果將讓香港人受罪。暴動者要警方釋放其他暴徒而發動為例,香港的法治已淪陷。世上有哪些地方的警察,不會對那些公開向警察局投擲汽油彈的暴亂者還手反擊?相較於美國或其他國家,香港警方對暴力事件的反應非常克制。

相反地,對警察家庭住宅區的發動暴力襲擊、虐待警察兒女,以及刺傷休班警察,已顯露出示威者並不是向往「自由與民主」。令人遺憾且諷刺的是,香港警察部隊是公認為世上最廉潔、最專業的警察之一。

香港極度依賴旅遊業及商貿。除此之外,香港沒有其他特長。香港曾經為世界提供的服務,如今已完全大陸的其他城市所取代,如:上海(銀行及金融)、深圳(高科技)及廣州(貿易)。同時,杜拜、新加坡、東京及孟買都在與作為金融中樞的香港競爭。產業投資方面,泰國、澳洲、加拿大、馬來西亞及越南,已成為香港產業投資者的吸引點。不久的將來,香港將與世界脫軌。

美國與英國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在任何方面幫助香港。被政府下令撤離中國的美國公司,並沒有遷移到香港。另一方面,英國在脫歐進程中犯下錯誤,這將是其經濟的大災難。當美國與英國全神貫注各自危機的當兒,其他各國則在努力適應美中貿易戰及氣候變化。克什米爾、伊朗和亞馬遜火災的新危機,比香港街頭騷亂的危機要大得多。 換句話說,實際上,全世界沒有時間去理會香港。

只有當中國調配人民解放軍進駐時,香港才會成為全球的焦點。我本身為狂熱讀者的西方媒體,充滿各種預測,甚至還很期望,北京派遣其軍隊來平息香港的「叛亂」。西方國家似乎很希望中國出動軍隊到香港平亂。

南中國早報某有影響力的專欄作家稱,香港示威者對中國軍方不出兵而感到沮喪。他說:「有些示威者感到沮喪,因為北京沒有出動大陸軍隊。儘管他們作出計多努力和自我犧牲,間中有許多人寧願面對中國軍隊而不是香港警察。因為警方雖然被城市內某些人視為邪惡或非法之徒,但大多數外國觀察者都認定警方是在執行任務。一旦中國軍隊進駐這座城市,無論他們做些什麼,必將立即引起全球譴責,同時亦將普遍地把當地的抵抗運動合理化及美化。 那麼,你想知道為什麼中央政府沒有派兵嗎?因為他們和抗議者有同樣的考量。」

暴民希望通過繼續挑恤來引發中國採取軍事行動;意即,他們和其西方支持者將在絕望中,把暴力升級。事實上,由某中國逃亡者經營的美國網站,於8月1日公佈「突發新聞」,指中國宣佈將於8月4日在香港戒嚴。這個網站還以美國銀行戶口募捐。

 

拿督楊德利
沙巴前任首席部長
馬來西亞海上絲綢之路學會顧問
亞庇2019年9月3日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