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德利:印尼遷都東加里曼丹牽動馬菲救汶三國 沙巴可與鄰共榮

楊德利:印尼遷都東加里曼丹牽動馬菲救汶三國

沙巴可與鄰共榮

 

【亞庇五日訊】前任首席部長拿督楊德利(圖)認為,印尼將首都從雅加達遷往婆羅洲的東加里曼丹,對沙巴而言利多于弊。

他今日發文告指出,鑑於對婆羅洲地區的影響甚巨,馬來西亞和汶萊方面的行動和反應,在未來幾年內使個別政府神經緊繃。 沙巴和加里曼丹之間更緊密的经济一體化不應引起馬來西亞當局的擔要,因為在東盟東部成長區(汶萊-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於20多年前成立時,已經有了婆羅洲經濟一體化的構思,這個三角成長區類似在印尼群岛的另一端(西部)的IMT-GT(印尼-馬來西亞-泰國三角成區區)。但是,印尼新首都及其周邊地區的建設所带來的經濟活動是否會带给東盟東部成長區在過去二十年後未能結下的果實,仍有待觀察。

加里曼丹經濟類飙升儘管菲律賓南部的政治暴動和不稳定影響了東盟東部成長區的成長,但加里曼丹在經济上卻飆升。

加里受丹省能夠發展和進步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省政府獲授“ Otonomi“(印尼拼寫),即是省极政府獲得更大的決策權天然資源。Otonomi過程始於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之後的蘇哈托時代。

正如馬來西亞一家全国性報章所述,新的印尼首都將成為“在我們中間的巨人”。因此,我們现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重新學習我們的首相於90年代在東盟東部成長區成立期間,首次推動的“要与邻共荣”的概念。“要与邻共荣的核心理念是,富裕的鄰居比貧窮和麻烦的鄰居更好。

扭轉印尼非法移民流動新的印尼首都加里曼丹將使沙巴受益的良好之處在於,在很大程度上幫助扭轉印尼非法移民到沙巴的流動。這是人類遷徙的推拉經濟因素,是世界歷史上的一種自然現象。

在加里曼丹,根據我的觀察,這種移民的逆流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幾年前,當我訪間巴里巴板時,看到我的4位店員喊出我的名字。他們後來告訴我,他們以前在美麗華(位於亞庇海傍街)當店員。在鄰近的奴奴干Nunukan的油棕園坵,幾位地產督工是“前馬來西亞人”,他們现在在加里曼丹日子相當好過。

消費品,建築材料,礦石和洋灰貿易的經濟溢出在未來幾十年將繼續增長。所有這些贸易活動將帶來更多的運輸連通性,因為印尼是靠海的国家,沙巴將需要加強自己的海洋領域,可悲的是,沙巴在這方面比不上印尼和菲律賓。

斗湖拿篤港口碼頭提振斗湖和拿篇的港口,包括拿篇棕油綜合工業區碼頭必須大大提升,如果沙巴要依附加里曼丹建築業的起飛成長的話。

與此同時,斗湖附近的西巴迪島也可以發展成轉運和重新包裝來自其他家商品轉運至印尼的轉口,这是因為馬來西亞(北部)和印尼共同擁有西巴迪島(南部)。

加里曼丹經濟起飛所令人擔憂者,可能是森林砍伐和其他可能影響沙巴的環境問題,例如陰霾。

主權爭議仍需謹慎   最後,這裡需要謹慎的一點,馬來西亞與印尼之間仍存在的地緣政治問題,即是在西巴迪島和西巴丹島與北加里曼丹北端毗鄰的蘇拉成西領海主權爭議。

在國際法院於2002年將西巴丹島和利古坦島頒給馬來西亞之時,馬印兩國均在該海域發出石油勒探權給公司。

   這项爭議已被据置多年,印尼遷都至加里曼丹,可能會把這個主權爭議放在雙邊關係裡的一個烫手山芋。(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