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杨德利:没有沙砂,马来西亚早已破产

沙巴进步党问心无愧,由始至今都做到“言出必行”,绝没有沦落为“政治江湖佬”。

虽然进步党在2008年退出国阵后,再加上2013年选举惨败后,无论在街上或社交网络都引来大批民众的冷嘲热讽和旁敲侧击,但我们没有做过对不起任何人的事,只要忍耐和坚持下去,终有一天会有人认知和认同我们的奋斗目标是正确的。

马来亚政党目前已乱成一盘散沙,原本针锋相对的两派现在却抱在一起;原本同一阵线的却分裂两派。无论是哪一派在来届大选中得呈,对沙巴人都没有好处。

沙巴人要清楚知道,只有由纯沙巴本土政党组成的沙联阵当政府后,沙巴人的权益才能有所保障。

国阵在马来西亚执政逾半个世纪,留给人民的即是一大堆国债,而实际上大部分还得由沙巴和砂拉越埋单:如果没有沙、砂的的资源,马来西亚早已经破产了!

马来亚要靠沙巴和砂拉越,这是我们争取自主权的最佳时机。

 

拿督杨德利
沙巴进步党主席

(沙巴进步党路阳区联委会新春团圆宴 演詞)

谢秋菊:进党路阳联委会青黄相接,新旧党员全力应战

路阳区的选民为了沙巴的未来前途,今晚携老带幼出席这场第14届选举前的筵席,即代表大家对这场选举充满斗志,面对大选的工作。

我们都是为我们的孩子、孙子的未来奋斗,为他们缔造更健康舒适的环境。

如今马来西亚两大头目: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敦马哈迪在相争不休之际,沙巴人不应该被卷入他们的斗争而模糊自己的视线。

我们不应该再把权益让给这两个头目,让马来亚政党继续主导沙巴的政权。沙巴人的事情应该由沙巴人做决定。

沙巴人目前拥有最有力的筹码,无论何人要当马来西亚的首相,都必须先问过沙巴人。

沙巴进步党在路阳区不仅健存无损,而且还做到青黄相接,吸引年轻人加入奋斗,体现新旧党员同心准备应战,体现“万众一心为沙巴”的情怀。

 

谢秋菊
沙巴进步党署理主席
沙巴进步党路阳联委会主席


(沙巴进步党路阳区联委会新春团圆宴 演詞)

 

杨伟光:唯“一国两制”解决沙巴问题

唯有夺得沙巴自主权,实现“一国两制”,沙巴一层层的问题才能获得解决。

无论国家政权最终落到谁的手中,如果沙巴不能在来届大选中夺下自主持,现有的情形都无法改变,种种问题固然无法解决。

过去,沙巴人太容易相信马来亚政党才搞得如今几乎民不聊生;如今沙巴人应该要认清方向。

当年进步党还在国阵里面时的势力小,被欺负:我们要为沙巴解决问题而国阵完全不理会我们,所以我们退出国阵,站在沙巴人这边。

如今我们与另3个本土政党结,即:沙巴立新党、沙巴人民希望党和团结沙巴人民党结盟组织沙巴联合阵线,已经壮大起来。

来届大选将是改善沙巴种种问题的最佳机会,因此沙巴人绝对不可以支持任何马来亚政党。

 

拿督杨伟光
沙巴进步党秘书长

(沙巴进步党路阳区联委会新春团圆宴 演詞)

沙巴联合阵线:撤消13个新州选区是违宪

沙巴联合阵线领导人今天招开新闻发布会指出,沙巴立法议会只有60个选区是违宪,合法的选区数额应为73个。

这是因为“修订沙巴宪法第14条第(2)项”已于2016年在议会通过,并在宪报上颁布。因此,沙巴在来届选举中须有73个议席,这是一项法律规定。

于2016年7月28日,沙巴政府在宪报宣布修订沙巴宪法法案,将州立法议会的议员人数由60人增至73人。

于2016年8月9日,沙巴立法议会通过这项法案。该法案是由首席部长署部长倡议的。经过辩论后,该法案以55票赞同、3票反对、1票弃权和1人缺席的情形下通过,这个投票比例已超出修改宪法规定所需2/3多数票。

随后在2016年11月21日的议会中,议长宣布,州元首已赞成这项修宪。根据宪报,州元首于2016年8月17日同意修宪。

鉴于上述事实和法定情况,在来届选举中沙巴立法议会必须选出73名议员。如果来届大选没有遵照宪法所规定的73个议员而仅选出60个议员,将引发“宪法危机”。

选举委员会已于2016年及2017年,发布重新划分出73个由73名议员代表的选区的议席选区及边界,并进行公听会。已付出很多的人力和财力资源。唯一剩下的步骤即是将沙巴重新划分选区的报告呈交国会。

杨德利:爱沙党跳出沙联阵,如同给巫统献礼

爱沙巴党(Parti Cinta Sabah)于2017年4月脱离沙巴联合阵线,如同为巫统献礼;沙巴各本土政党团结起来是巫统最大的恐惧。巫统清楚了解,马来亚政党在沙巴州根本不能击败由巫统领导的国阵,这已在上届大选显示出来。

这是因为马来亚政党只不过是与巫统/国阵异曲同工的镜像。如果沙巴各本土政党联合起来,就有机会击败巫统,因为沙巴人最强大的武器就是沙巴权利和自主权的战斗口号。如果巫统在沙巴被击败,将失去大部分国会议席。这就是巫统最大的恐惧。因此,巫统肯定会用尽一切方法来打破沙巴各政党之间的团结。

为何身为沙巴联合阵线创办成成员之一的爱沙党会选择离开阵容呢?这是因为拿督威尔弗沉迷于出任首​​席部长的机㑹。威尔弗不接受其他本土政党进入沙联阵,而没有全力推动结盟,反而将爱沙党带到荒野之中,最终将分裂沙巴人。

威尔弗和沙巴民兴党主席拿督沙菲益的最终目标是爬上沙巴首席部长职位,这是公开的秘密。这也是爱沙党和民兴党不能相互匹配的关键原因。